岚得有心

山风团CP无墙,有雷者慎入

风过无痕(十)(翔润 SJ 末子)大结局

回到自己的家,松本润像是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一般,直直的倒在了沙发上,他明明还爱着樱井翔的,明明是要打算好好的跟他谈一谈的,为什么分手吧三个字就这么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了。松本润觉得自己的眼皮好重,好困,想要好好的睡一觉,甚至……就这么睡下去,醒不过来也好。

另外一边,樱井翔也不好受,松本润说的分手吧三个字一直在脑海里回响,自己做错了吗?错在哪里?自己对久留美早就没有爱这一种感情了,只是想作为朋友帮她实现最后一个愿望。不会有恋人般的缠绵,也不会有情人般的蜜语,只是形式上结婚而已。樱井翔浑然不知工作上的责任感这个优势,现在正在剥离着他内心的情感。

 

一早门铃就响个不停,松本润努力睁开眼睛,压着火气把门打开,看见二宫和也拎着早餐自顾自的进门换鞋,然后把早餐都拿出来,说到:“我就知道你还在睡,早上不吃早餐可不好,快点去洗漱完了过来吃早餐,愣在那里干嘛,这可是我亲自掏腰包花钱买的早餐,快去!”说完,轻轻推了一把松本润。

洗漱完后,松本润吃着二宫和也买来的早餐,窗外的阳光就这么斜斜的照进来,看着对面的二宫和也,松本润不由得觉得这可能才是自己想要的幸福,于是喃喃道:“小和,虽然你平时吐槽这个又吐槽那个,还一副小气鬼的样子,但是小和你其实很温柔,如果谁和你在一起一定很幸福。”

“那你想要这个幸福吗?”二宫和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吐槽他,而是目不斜视,直接盯着松本润:“如果可以,你想要这个幸福吗?”

“哈,哈哈,小,小和不要开玩笑啦。”松本润对那晚二宫和也那句“如果是我的话,一定不会让你这样,可是你喜欢的人不是我。”记忆犹新,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,于是打着哈哈想要敷衍过去。然而,二宫和也抓住松本润的手腕,说:“小润,我没有开玩笑,我知道你一直只把我当做从小到大的好朋友,所以我才什么都没说,希望你能幸福,但是你前男友是这样,樱井翔也是这样,我不想要你再受伤了,离开樱井翔,和我在一起,给我一个机会,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。”

“你说在一起,但是你知道我对你没有那样的感情,那对你不公平。”

“我不在意,感情本来就没有公不公平,我在意的只是你能幸福,至少不会再受伤。”

“即使一辈子这样?”松本润抬起眼睛,他看到二宫和也的眸子里一片坚定。

“即使一辈子。”二宫和也这句话犹如一句许诺,让松本润再也憋不住了,他抱住二宫和也泣不成声:“小和,我和樱井翔分手了,但是我很爱他,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他。”二宫和也轻抚他的后背,轻声说:“我知道,忘不了也没关系。也许他给你的那份幸福,我给不了你,但是我可以给你其他的幸福,不会背叛你。跟我在一起吧。”松本润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“好啦,你今天休息一下,我得去上班了。”二宫和也笑着拉开他和松本润的距离。走出松本润的公寓,二宫和也的笑容霎时就不见了,到银行后第一件事,就是找到樱井翔,他本来要想狠狠的教训樱井翔的,但是眼前的樱井翔虽然外表和以前一模一样,但感觉就像是机器人一般工作着,所以二宫和也走到樱井翔面前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樱井翔,你不用担心了,我和小润在一起了。”

樱井翔吃惊的看着二宫和也:“怎么会,虽然他昨天跟我说了分手,可我没有答应,他不能这样。”说着,掏出手机来想要给松本润打电话。二宫和也却伸手夺过他的电话说:“你没答应?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说你没答应?我本来以为你可以好好待他,但是你做的都是什么事?电话号码你也别留了,从此就别再联系他了。”说完二宫直接删除了电话里松本润的号码,把手机扔还给他。

樱井翔握紧了拳头又放开,低着头说:“我已经不能再对他说爱了,所以可以拜托你吗?拜托你说爱他。”二宫和也瞪着樱井翔,冷笑着说:“不需要你的拜托。我跟你不一样,我会跟小润在一起,我会好好爱他。”说完剩下樱井翔一个人留在房间里,仿佛世界都静止了一般。

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樱井翔拿出手机,拨通了电话:“喂。久留美,对不起,我不能和你结婚,我好像因为责任感伤害了他,我不想伤害他,对不起,你好好保重身体。”挂掉电话后,樱井翔疯了一般冲出了办公室,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,他要见松本润,他要告诉他,责任感算什么,他对松本润的爱才是首位。

当他敲开松本润的门时,却没想到松本润一开门就叫了一声小和,而松本润看到樱井翔时,他的心也在一阵阵的绞痛。“呐,小润,我已经和久留美说了不跟她结婚了,是我错了,爱情里哪有什么客观考量,二宫和也说他和你在一起了,这是假的吧,呐,是假的吧?”看着樱井翔的样子,松本润说:“理智、会客观考量一切事物,有责任感,那才是你啊。小翔,我爱你的一切,但是我不想再受伤了,我很怕那种感觉,小和他说的是真的,我想尝试跟他在一起,我们两个爱得很激烈,感情很激烈,或许这样的感情注定就燃烧得比较快,平平淡淡,细水长流的感情或许比较适合我。”松本润忍住不让樱井翔听出话语的起伏:“你走吧,你去帮久留美实现她的愿望吧,那只有你做得到。”

“不不不,小润你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吗?我不跟她结婚了,当初只是因为我考虑怎样处理这些事情,没考虑到你的感受,我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松本润打断樱井翔的话,挥开他抓住自己的手,直直的望进樱井翔的眼里说:“我们已经分手了,你用不着什么都给我解释。你走吧”松本润轻轻将樱井翔推出了玄关,关上了门。

春去秋来,从松本润推开樱井翔那天起,到现在已经又是两年了,这两年,他再也没和樱井翔见过面,对方也没再联络过他。仅仅两年而已,怎么就让人觉得已经过了千万年似的,他和樱井翔相爱的时间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般遥远,就连两人相处的画面都变得模糊。但这两年和二宫和也在一起,像老夫老妻一样的生活,二宫有时会拉着他坐在客厅里给他变魔术,他不想做饭的时候,二宫也会拿着锅铲满屋子追着他说你要是不做饭,我就要被饿死了。早晨吃饭的时候,二宫也会温柔的将他嘴角的米粒或是奶油轻轻擦掉。这样平淡而幸福的生活,大概只有二宫和也能给他,他对二宫和也是有愧疚的,自己心里爱着的那个人始终是叫樱井翔的那个人,但二宫从来没有逼他忘记过,两人的肢体接触最多就是睡觉的时候搂在一起,偶尔二宫会轻轻的吻他。每次二宫欲望上来的时候,都会自己去浴室解决,这些松本润都知道,所以当二宫将一枚戒指放在他手心说:“我们结婚吧。去荷兰登记,举办一个婚礼。”的时候,松本润没有办法拒绝他。

在异国他乡教堂的休息室里松本润对着镜子整理着装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他似乎看到了有一个人捡起他的镜头说对不起,有个人慢悠悠的对他说我不喜欢男人,但是我喜欢你,那个人还说我请你吃一辈子的饭,你和我在一起吧,冷静的对他说我要和久留美结婚……故事的结局呢,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已经看不清两人的结局,然后他听见礼堂的工作人员来提醒他,先生时间差不多了,请去准备吧。是谁说过恋爱跟婚姻不一样,恋爱需要爱情,而婚姻只需要合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自己开的坑哭着也要写完,然后在考虑番外想要让sj甜回来

但是SJ甜回来就要虐二大大

我想静静(←自作孽不可活啊

评论(8)
热度(26)

© 岚得有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